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男人一生都随着欲望起伏不停变化,上一秒米迦勒下一秒可能就是路西法。那夜顺从陈东的提议去夜趴,自我辩解为是想扫空心头的抑郁。后来和舞池的少女雯雯交尾被我诡辩为纯粹因环境的刺激使然,回家的计程车上我甚至悲怆地哭了!我懦弱的内心不敢正视自己的欲望,想尽理由给自己脱罪,甚至把自己的丑陋推诿在好友陈东身上。

  可是如今我又该如何辩解呢?我再也找不到任何替罪羊——我此刻正兴致很高地在落地镜前打扮着自己,我选了一件苏格兰风格的白绿色格子衬衣与一条剪裁得体的休闲西裤。我费了一番苦功来打扮自己全然是为了和那夜的黑色紧身衣少女约会,我想着那时插入她阴道的水滑触感,下体甚至有些微微发热。

  此刻的我对年轻女性肉体的渴望完全盖过了对筠筠的爱恋——要矫情也先等射完了再说。被美丽的少女主动邀约,我雀跃又期盼着穿上擦亮的皮鞋赶赴约会。

  当女孩儿笑盈盈地站在我面前时,我感觉呼吸都停止了。这还是她么?这时街角树荫洒下的阳光斑斑斓斓,她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肤被衬得格外耀目,雯雯那黑色瀑布一般的直发垂落腰际,一件天青色的丝质连衣裙清新可爱,裙摆的白色花边斑斓到膝。

  她裸露出的红润肌肤经由膝部向小腿、足踝延伸着,肉肉的小巧脚趾从粉色凉鞋的前端调皮的裸露出来。她穿在凉鞋中的脚趾时而微微张开时而翘起是我欢喜非常的小清新,只有那些一个个染成黑色的小小指甲才提醒着我她就是夜店的那个狂野女孩。

  「额,你来了?」她发现我看着她丰满挺翘胸部吞口水!我脸不由得涨红到脖子。我实在太喜欢她今天的打扮,我一时语塞。此等窘迫倒逗得雯雯噗嗤大笑,她不知道今天是我头一次如此仔细地端详她的美丽。她内心应该觉得我或许是个怪人罢,去夜店钓妹子还强行轮奸她的男人居然害臊到脸红。

  「上次之后一直没联系,就是想见见你。」说起上次两个字,雯雯脸微微一红,秋波脉脉地伸出小手主动送向我的手掌。那是一种柔柔凉凉的触感,当我紧紧抓住她的指头手掌轻轻磨蹭让手心的细汗交织在一起时,她露出了有些刺激的愉快表情。

  我虽然明白她今天主动找我的目的——她在背着她男友与我偷情。尽管我们除了做过一次爱之外彼此完全陌生,但不管怎么说,内心渐渐被这个少女的可爱与主动填满的我由衷地感到高兴。

  我们就像一对新坠入爱河的情侣一般,我紧紧抓着雯雯的手,在川流不息的步行街上逛街购物吃小吃。我的个性是压抑又放纵的南极与北极——太多时候我容易想太多过于严谨和现实,而过了压抑的界点就又会把烦恼都抛开,纵情放纵。

  害怕孤独的我根本就不会去多想我和雯雯的实际关系与未来发展之类的现实问题。我只管着紧紧牵住她的手一起开怀大笑,我在商场中不计成本地给她挑选一件又一件心仪的礼物。而对于深陷对筠筠思念泥沼的我来说,今天的阳光约会就是雯雯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当一个小男孩扯住她的玉腿和裙角,对我说「哥哥,送姐姐买一朵玫瑰花吧?」时,她拍了一下小男孩的脑门,皱着眉头作势要赶他走。

  「他们都是骗钱的,一朵玫瑰花要二十,花店才几块钱。卖这么贵还粘着人挺讨厌的!臭小孩!走开!」雯雯低头从裙摆上扯开小孩子的手,对着我说道。

  她没有念书,这么年轻就在社会上混迹,生活的磨练让雯雯已然缺少了一些在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对浪漫的应有期盼。她身上更多了一些无奈的市侩和现实感。小孩子把我们当做情侣的卖花甚至让她有些尴尬。

  「来,小朋友,给漂亮姐姐选一朵最大最红的。」

  我掏出了钱夹,眼前这个早经人事的女孩儿让所有男人都不由得暗暗怜惜,我真心想对她好一点。当我拿起一朵鲜红绽放的漂亮玫瑰,认真的递送到她面前时,雯雯眼圈刹时红了。她忽然不管不顾周围行人的目光,就这样在步行街正中与我深吻起来,我们动情地交换着津液。

  我们在周末的假日广场流连忘返直到华灯初上,我们聊了许多许多,我甚至告诉了她我异性经验的缺少,而她说了一些她辍学的原因和一些生活上的七七八八的苦乐哀甜,我们聊得很开心。

  「我有男友。」

  「嗯,我知道。」

  「他没有你性格温暖。」

  「我很高兴你能这么说。」

  「不过男生里面,你个子蛮矮呢。」

  「……………」

  「比我还略矮一点,亲你都不用踮脚,可以按住强吻!」

  「那你证明我一遍看看!」

  我们依偎在喷泉旁的木椅上,她紧紧挽住我的胳膊,头发的香味温温的。我们时而深吻时而出神地看喷泉的水流起落,哗啦啦哗啦啦的美好沁人心扉。那朵手中娇艳的红色玫瑰被她小小心心的呵护着。

  「你要是是我男友就好了。」她好看的黑色睫毛微微垂下,嘴角有些黯然,她忽然又凑近我把香舌伸过来。「不过现在这样就挺好的。」她强调。

  我也发现自己内心对这个女孩儿的感情一点一点变化着,这种变化实在太过危险。我和她毫无未来可言——过早走上社会性关系缭乱的她,与我结识的初次场景甚至就在厕所被轮奸。我们之间有太多不同——个性、职业、朋友圈、生活环境、甚至家庭环境都完全不同。就算不提筠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我和雯雯最后也是无法携手走进婚姻共建家庭的,我们最终只能发展为肉体关系。我有些感伤。

  「我们去开房做爱吧?你今天约我出来不就是为了这个么?」我不由得故意残忍——之前的浪漫氛围正营造出爱侣之间馨香的温暖感觉,而这种淡淡的温情正是雯雯内心最渴求的。所以当我说出这话时她明显十分地难过,瞬间她双眸内生出一些雾霾和冰冷。

  「好啊。」

  「我想喊陈东,就是上次那个胖子一起来和你做,你介意么?」不能心软,不能心软,我们得摆正我们的关系。我如果喊人来3P,我们就不可能跨过禁区了吧?我倒不是真的想和陈东一起干她,我只是想传达一种信息,我觉得她会拒绝。

  「好啊。」没想到她答应了。

  她朝远方的天空微微一笑,目光中已不再真实,我们约会时快乐游历所积攒的丝丝好感和爱恋被我的残忍击得荡然无存。雯雯虽然一直觉得陈东的肉体有些恶心,但她自暴自弃地赞同了我的提议。当我们起身离开步行街时,那朵艳红的玫瑰花被她静静的遗落在木椅上。

  我们随便选了一间小旅店开了钟点房,在服务生羡慕的目光中,我拥着佳人进了房间。我本想打立即电话给陈东,等他来了再一起开始奸淫女孩儿。可是当我拿起手机时,雯雯按住了我的手,轻轻摇了摇头。

  「我们先做一次再喊那个胖子来宍我,我现在只想被你一个人奸污。」她轻轻的在我耳边吹气如兰。我点了点头。我把雯雯楼放在我身上,撩开那垂下的黑发,亲吻她的脖子。凉鞋穿在她脚上故意没脱,她就那样跨坐在我身上用柔嫩的大腿根顶在我的裆部。

  我渐渐觉得她白洁紧致的双腿环着我的腰越来越紧,我能微微感到她用潮湿温热的阴户轻轻摩擦着我的小腹。「才刚开始你就舒服地湿了,你不觉得丢脸么?」我一边舔吸她的耳垂一边挑逗着她。「才搞过你一次,你就主动送上门来,雯雯真是不知羞耻呢,嘿嘿。」

  听到我这般说,雯雯的呼吸更急促了。她轻轻伏在我耳边小声地说「快搞我,搞我。」

  互相的厮磨让我们性欲越来越高涨,后来她示意想要先去洗澡却被我拒绝了。在夏天逛街使得她的脖子、腋下、胸部都散发出一股陈酸汗渍的咸腥骚味。而我其实非常喜欢这种气味,我上次被她潮喷的尿液撩逗得兴奋不已。但我想到此刻自己身上肯定也充满汗臭,她不见得也会喜欢,所以当她一说到要洗澡,我就咕噜爬起来去浴室随便冲了几下水。

  「居然喜欢脏兮兮的女人,你真是变态呢。」雯雯羞如桃花的回击着。

  洗罢出来的我扑向了躺在床上笑盈盈的雯雯。你真是个变态!她放肆地笑着,她露出的小虎牙可爱极了。我把她平放在床上,轻柔地扶起她性感的双腿就舔了上去,她今天没有穿丝袜,一双肉弹弹的长腿如春笋般紧致地暴露在外。

  我俯下身从她的鼓起的阴丘旁舔起,顺着她大腿内测一直向脚尖游离。她咸咸的皮肤上那些汗渍被我一股脑舔入口中慢慢品尝,最终我把舌头伸入她脚趾与凉鞋的接缝处轻轻刮磨。雯雯时而酥痒时而舒服,扭动着,喘息着,大声咯咯笑着。

  「别舔那里,脏。」最终当我把她纤足上的粉色凉鞋解下,爱恋的仔细把玩着她香肉横陈的细足,并用舌头舔吸她的足底肉垫和指缝时。她绷直了双腿,大声呻吟着,我看到她内裤阴唇画出湿的圈圈。

  为了更尽兴,我关掉了宾馆的制冷空调。不一会颤抖呻吟的雯雯全身细嫩的肌肤就微微涔出一层细细汗珠。我把雯雯翻过来趴在床上,她性感的腰臀曲翘让我血脉横张。我扑过去舔吸她的足跟,用舌头在她足弓的嫩肉和足底的细茧上一遍遍划着圈。她足底的汗味让我迷醉。我顺着她的肌肤一点一点慢慢向上刮舔,直到我整个上身都压在她玉腿上,此时她弹性十足的肉感双腿紧紧被我赤裸的肚腹压在身下。

  我搂起她长裙卷到腰间,双手扳开她桃子一般的两瓣大白屁股。她粉色内裤的底部湿湿的一圈紧贴出阴唇的弧线。我亢奋不已,贪婪地把头埋进她的股间舔吸。舌头与她阴户那圈湿乎乎的褶皱布料之间粘起了透明的淫骚丝线,同时我的阳具隔着内裤顶住她肉感的足底不安分地摩擦。

  在我舌头的挑逗下她性感双腿用力绷直着——这浑圆的肉感贴着我的胸腹一阵一阵传来,使得我的阴茎在内裤中充血鼓涨得愈来愈长,直把内裤都顶出弯弯的形状。她兴奋地用脚趾轻轻夹住我的裤头推开一边,任充血的龟头弹跳出来鞭打在她足底的柔软脚趾上。我贪婪地扯开雯雯的内裤直接舔吸少女的鲜嫩肉逼,她则用颤抖的脚趾不停揉搓我的龟头和阴毛作着足交。

  「鸡鸡抖得这么厉害,难道是要射精了么?」雯雯用双足夹着我的阴茎上下套动,她足底的细肉激得我忍不住颤抖。「一边舔着我的阴道还不够,肉棒却不停在脚上面蹭。你这个色情狂。」

  我被她的言语刺激得更加兴奋,更想射精了。

  她急忙抽开双足,她翘起屁股把阴户从我舌头的舔吸下挪开。

  「不许射在外面,我的小穴渴了,我要你喂它。」她手指勾开湿漉漉的内裤露出自己发亮微张的阴唇,上面都是我口水和她分泌的兴奋爱液。「你就射在我里面。」她媚眼如丝。

  我急忙把雯雯脱得精光,连衣裙和内衣都被我甩在床下。我让她双膝分开跪在床上,我贴在她红润滚烫的肉体上亲吻她的脊椎和肩骨挑逗着,她湿漉漉的阴户期盼着我的插入。当我把龟头整个末入她的身体时,她全身都在颤抖。我挺动阴茎大力抽插着把她阴道中的透明白浆都翻了出来,她随着我干她的节奏咿咿呀呀的呻吟着。

  「我喜欢你,你知道么?你和我的初中老师一样,鸡鸡那么长。不对,那时我年纪小,也许你的更长,插得好深,好舒服。」她一边呻吟着,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说过你第一次性交是在初中,难道是和那个老师?」我有些兴奋地大力抽插着。

  「嗯,他喊我到他家辅导,后来我们在很多地方都做爱,甚至教学楼天台和下班后的教室。」她点点头,手肘慢慢支起上身,丰硕的胸部在我的撞击下垂晃着。「直到我怀孕。」

  「你这个荡妇!」我把雯雯的纤腰往下压,她的屁股更翘了。「后来你就没读书了?」

  「还在读,我没说孩子是谁的,父母觉得丢脸后来闹得就离婚了,也就不管我了。我把孩子打掉了,就去外地读了一所职高。」她的阴道腔肉一张一合紧紧吸住我的龟头。

  我把雯雯翻过身来,从正面干她。她贪婪地看着我水淋淋的阳具没入她的阴户,两只奶子在我手中被揉搓变形。我对她的性经历很感兴趣,问道,「后来呢?」

  「我经常回家找那个老师和他做爱,直到我在职高交到男友,后来和男友也分了。毕业之后,我和同事,领导,社会上的混混都干过,初次都是被强奸的。」雯雯轻轻的迎合着我的抽插,扭动着腰肢。她嫩嫩的肉穴一缩一缩,让我有点想射精了。

  「让我主动的,你是第一个。」她幽幽的说,我躺下去让她趴伏在我肩上。

  我用力挺着腰腹,阳具插在她的肉穴里上下刺突,啪啪的,她的翘臀都被我甩到空中。这种姿势让我的阴茎能最大限度的挺入雯雯的阴道,我甚至感觉我每一次都能撞到她的子宫肉壁上。雯雯皱着眉头呻吟得有些失神,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那你现在的男友呢?」我终于问道这个问题了,想到给一个陌生男人戴绿帽,我心中非常得意,我不想就这么停止话题。

  「现在不说他好么?他就是个混账,他强奸了我,还喂药给我吃,他还经常让他的朋友来干我。」雯雯狠狠地说道。我有些哑然,难怪她之前会说出假如我是她男友就好了的话。我想像着她在男友的牵引下被一群人玷污的样子,更加兴奋,阴茎怒号着疯狂撞击她的子宫。雯雯被我干的玉汁横流,我大腿已经全然湿透。

  「干我,快干我!」雯雯忽然全身绷紧,我感到小腹被热热的尿液激射的感觉,她高潮了。此时我也脑门一热,也直挺腰腹对着雯雯的子宫噗嗤噗嗤喷射出白炙的精液,她阴户用力顶住我的腹沟,将我的阴茎压到身体最里面,腰肢一抖一抖的享受着交欢的快感。

  「啊~ 啊,我感觉到它们了,好多!好热!!今天是我的排卵期,但我不要吃避孕药。我想受精,我是你的女人,想怀你的孩子。」她在我耳边厮磨着,我无法辨别她说得是真是假,但内心十分受用。久久我才把软下来的阴茎从她两瓣阴唇间拔出。

  我重新把旅店冷气打开,并开了一扇窗。屋里面淫靡的汗味,尿骚味,淫液和精液的味道太重了。雯雯侧躺在床上纤腰不停的抽动,回味着被精液喷射的感觉,汗珠从她乳房一侧划过雪白的胸脯划到床单上。我射得太里面了,几乎没有精液外溢出来,她两片小阴唇依旧张开着,圆圆的洞口任保留着我阴茎的轮廓。

  「我给陈东电话,我们三个人再来几次吧。」我跟她知会了一声,她并没回答,但我拨通了手机。电话那头的陈东知道情况后非常兴奋,二话不说就向旅馆飞奔而来。

  「你知道我真的喜欢你么?今天到以后我都是你的女人,而你现在正把心仪你的女人送去给其他男人去操。」雯雯撑起头看着我,眼圈渐渐泛红,她漂亮的瞳孔滑下泪来,幽幽怨怨。

  「我也喜欢你。」我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我没有说谎。雯雯这么说让我有些难受,有些嫉妒,有些后悔,还有些刺激。但后来我又想到她本来就是别人的女友,不禁哑然一笑。

  陈东进门的时候,我不禁眉头一皱,这个胖子是跑来的吧?汗如倒浆,浑身酸臭你是有多着急啊!他气喘吁吁的迈进旅馆就四处找寻着雯雯。而雯雯此时已经洗净了身体,她披着浴巾坐在布艺沙发的厚实扶手上等着陈东。

  房间内淡淡未完全褪去的淫靡气味和床上的痕迹告诉了陈东我已经和雯雯做过一次了,陈东更着急了。「那我先去洗澡」他盯着雯雯高耸的乳房吞口水。雯雯却制止了他。「你不用洗澡了。我喜欢你臭烘烘的操我。」她意味深长地盯着我说道。

  陈东有些诧异,不过他懒得管那么多。他可能是嫌床上湿漉漉的不干净,他就坐在沙发上把女孩拉入怀中,雯雯的浴巾在拉扯下掉在地上。他们就把这个布艺沙发当做道具,陈东和雯雯不停的变换着姿势操干着,时而趴伏在其上,时而卷曲在其中。

  雯雯故意每次都把被抽插着的私处最大限度的暴露在我面前,当陈东黑色硕大的睾丸撞击她私处时她一直兴奋而娇羞的盯着我的眼睛。第一次看着别的男人操干着我的女人,让我心里怪难受的。有几次都想去制止他们把他们分开,但我的阴茎却越来越硬。我就这样观赏着,看陈东多次抖动着把精液射入雯雯体内。

  雯雯此时报复性地放开了自己,她舔着陈东油腻酸臭的皮肤和腋下,夸张地挺着阴户一遍一遍地在陈东私处挤压,发出咕咕咕咕的搅动声。她完全张开的两条长腿红扑扑的淫靡又诱人,使我最终也加入了交配。

  我们疯狂的干了整夜,去前台把钟点房改成了过夜。后来我射到完全没有精液只有水,而陈东显然比我恢复得更好,他虽然有些早泄,总是插不了几下就射了,但他黑且大的阴囊显然是一种独特的天赋——他能很短时间恢复起来并重新射出浓稠乳白的精液,而我只射得出水一样的前列腺液。

  雯雯潮喷了很多次,以至于最后她的阴户整个红肿起来了。她泡在自己的尿液,陈东和我的精液中被干到痉挛和昏迷。但这次畅快淋漓的性交并没有让陈东获得雯雯的手机号码,她最终还是拒绝了陈东。陈东却因此更加着迷了,他去夜店或者招妓可找不到雯雯这么漂亮青春的女孩儿。

  之后我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十分的有趣,陈东想约雯雯得先讨好我,然后由我去约雯雯,雯雯为了报复我则会爽快的赴约。以至于后来当我单独约雯雯的时候,她居然故意拒绝而示意陈东也应该参与。


  【完】